您的位置: 主页 > 赋能上海|人工智能列国志之美国篇:从就业问

赋能上海|人工智能列国志之美国篇:从就业问

  编者按:2018世界人工智能大会(WAIC 2018)将于9月17日至19日在上海举行。此次大会以“人工智能赋能新时代”为主题,将聚集全球人工智能领域最具影响力的科学家和企业家,以及相关政府的领导人,围绕人工智能领域的技术前沿、产业趋势和热点问题发表演讲和进行高端对话。

  澎湃新闻特此整理各国人工智能发展现状,希望能为读者呈现较为全面而深入的人工智能发展图景。今日推出的为人工智能列国志之美国篇。作为人工智能科研和产业界的领头羊,美国政府较早开始关注自动化对就业和经济社会的影响。特朗普执政初期一度对人工智能表现冷淡,但今年以来正在迅速解冻。一系列举措表明,特朗普政府尤为看重人工智能在国家安全方面的作用。

  从研究机构到科技企业,从人才储备到资本投入,美国在人工智能领域都保持着质和量上的绝对优势。政府在美国人工智能发展过程中扮演的角色也可圈可点。

  白宫较早开始关注人工智能驱动的自动化将对就业、经济和社会带来的影响,试图通过政策制定来应对相应挑战,并确保人工智能的发展能释放企业和工人的创造潜力。2016年10月,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发布了《国家人工智能研究和发展战略计划》,并称其为新的“阿波罗登月计划“。这是全球首份国家层面的AI战略计划。

  特朗普上台初期对人工智能领域十分冷淡,这可能与他普遍忽视科学领域,同时强调保护制造业岗位有关。不过,这一情况正在迅速扭转。

  2018年5月,白宫举办美国工业人工智能峰会,宣布在国家科学和技术委员会(NSTC)下新设人工智能特别委员会,以确保美国在人工智能时代的领头羊地位。

  同时,五角大楼雄心勃勃。根据8月通过的美国“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美国国防部将在未来5年内获得17亿美元(约合117亿元人民币),建立新的联合人工智能中心,发力机器学习和无人系统。

  1956年,人工智能(AI)一词诞生于美国汉诺斯小镇的达特茅斯会议上。作为计算机科学的衍生领域,从诞生之日起,人工智能的发展就与美国密不可分。1959年IBM专家创造机器学习,1966年MIT教授展开首次人机对线年美国人工智能协会警告泡沫破裂,1997年国际象棋传奇卡斯帕罗夫输给IBM的“深蓝”,2012年斯坦福大学的吴恩达和谷歌人工智能部门负责人杰夫·迪恩训练神经网络识别出了猫……美国见证了AI发展史上的许多重要时刻。

  目前,美国仍保持着保持着质和量上的绝对优势。在清华大学中国科技政策研究中心7月发布的《中国人工智能发展报告》中,几组图表可以生动地显示这一点。

  全球AI论文产出最多的8个国家的产出发展趋势 单位(篇) 来源:清华大学中国科技政策研究中心 下同

  但在高水平论文上(根据被引用情况判断),美国的加州大学系统仍占高居榜首。

  从AI人才分布情况来看,美国累计高达28536人,占世界总量的13.9%。

  根据2013年到2018年第一季度全球的投融资数据,中国已经在AI投融资规模上超越美国,成为全球AI最“吸金”国家。但美国仍在投融资笔数上领先。

  在奥巴马执政的最后一年,美国开始频繁出台与人工智能相关的动作。2016年3月,NSTC新设立了机器学习与人工智能委员会,以协调联邦行动。

  政府应该在人工智能发展过程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奥巴马在2016年10月13日接受美国《连线》杂志采访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在人工智能的早期发展阶段,我考虑的监管框架应当是支持百花齐放。政府应当给予相对较少的监管,更多地投资于科研,确保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之间的转化。随着技术的兴起和成熟,随后我们要考虑如何将其纳入当前的监管框架中,这将是个更难的问题,而政府需要更多参与。并不总是要让新技术去适应现存的监管框架,而是确保监管符合广泛的价值。否则,我们可能会发现,这将导致某些人群处于不利地位。”

  具体来讲,奥巴马提到专用的人工智能已经在医药、交通、输配电等各个领域提高了经济运行的效率。但人工智能也可能存在不利的方面,比如减少就业机会、影响工资水平和社会平等。政府需要对此进行研究。

  同一日,白宫出台了《国家人工智能研究和发展战略计划》和配套的《为未来人工智能做好准备》报告。这全球首份国家层面的AI战略计划由NSTC与美国网络和信息技术研发小组委员会共同制作,主要包含七大战略:

  《为未来人工智能做好准备》报告就若干政策机遇领域提供了23条建议,其中包括数据开放与标准、无人汽车和无人飞机系统、自主和半自主武器等。

  作为计划的补充和延续,2016年12月20日,白宫跟进发布了一份名为《人工智能、自动化与经济》的报告,由美国政府经济顾问委员会、国内政策委员会、国家经济委员会、管理和预算办公室、科学和技术政策办公室共同编制。

  报告认为47%的美国职位在这一时期有被人工智能技术和计算机化取代的风险,时薪越低的工作越危险。报告强调,应对人工智能驱动的自动化经济,是后续政府将要面临的重大政策挑战。下一届政府应制定政策,推动人工智能发展并释放企业和工人的创造潜力,确保美国在人工智能创造和使用中的领导地位。

  特朗普执政初期对人工智能的忽视一度令舆论担忧。相关人士担心,任命一些没有科技意识的官员会限制人工智能的发展,最终使美国落后与其他科技意识先进的国家。

  这种忽视,在很大程度上与特朗普强调对制造业岗位的保护有关,而自动化趋势被普遍认为是会对就业造成挑战。

  5月10日,特朗普政府首次举办了与人工智能有关的会议——白宫工业人工智能峰会。与会者包括100多名政府高级官员、顶级学术机构的专家和来自谷歌、亚马逊、英特尔等40多家企业的高管。

  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副主任迈克尔·克拉齐奥斯(Michael Kratsios)在会上表示,2015年以来美国政府对人工智能及相关领域的研发投资已增长40%以上,还不包括军事、情报等机构的保密投资。

  “特朗普政府将确保美国依然是人工智能的全球领导者。尽管美国总是会审慎地处理人工智能,但我们不会在国际舞台上束缚美国的潜力。”他说。

  从这个角度上,相比起奥巴马政府的监管,特朗普政府或许会给予研发和市场更多的自由。

  克拉齐奥斯同时宣布,在NSTC下新设人工智能特别委员会,为白宫提供人工智能研究与发展建议,同时协调政府、企业、和独立研究者建立合作。

  人工智能特别委员会的初始成员包括美国商务部、国家标准与技术协会、国防部、能源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的相关负责人。

  五角大楼一直在人工智能领域雄心勃勃。特朗普政府在2017年12月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在美国历史上首次专门点出人工智能在未来美国军事中的重要性。同时,2019财年预算在美国历史上首次将人工智能和无人系统列为政府研发重点。

  8月通过的“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对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和超自然力计划方面提供了额外资金,以加速其研发和应用。

  根据该乏案,美国国防部将在未来5年内获得17亿美元(约合117亿元人民币),建立新的联合人工智能中心(JAIC)。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饱受争议的Maven项目将并入JAIC之中。该项目旨在帮助处理军方收集的数百万个小时的无人机拍摄视频,精准识别其中的人脸和物体。在上千名员工联名要求“永不开发战争技术”的情况下,谷歌于6月宣布退出合作。

  在立法层面,特朗普政府于2016年9月更新了自动驾驶监管政策,并在2018年4月批准了首个针对糖尿病视网膜病变的人工智能医学诊断设备。

  目前,美国国会两院正讨论多部着眼确立美国在未来人工智能领导地位的法案,其中包括“人工智能未来法案”“人工智能就业法案”“人工智能报告法案”和“国家安全委员会人工智能法案”等。

  “人工智能未来法案”一旦通过,将成为美国有关人工智能的第一部联邦法律,重点涉及人工智能对经济发展、劳动就业、隐私保护等方面的影响,并为进一步开展具体行业立法奠定基础。

上一篇:去上海看人工智能的未来(经济聚焦
下一篇:中法业内人士探讨人工智能在旅游领域发展前景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